張夢的微信頭像
  原標題:有兩對河南Ice-O-Matic製冰機小夫妻在客機上
  記者 李岩
  核心提示|“家人都急瘋了!她和她老公去馬來西亞玩了!人港式飲茶員名單上有她!”3月8日下午,通過微信與朋友聊天,網友毛小寧語無倫次。此時,她的中學同學張夢處於失聯狀態,已超過15個小時。不僅如此,和張夢夫婦同機的,還有她的另外兩名年輕親友夫婦。
  與失聯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370班機其他200多名乘員家屬一樣,張夢的親友也在渴望奇跡出當鋪現,儘管不斷有壞消息傳來。
  聽聞貸款失聯,朋友祈福
  這兩天,平時不太關註新聞的毛小當鋪寧不斷刷新各種新聞源,搜索著所能找到的各種有關馬航的信息。當看到馬航公佈的乘員名單時,她抑制不住地失落。因為,她最不願意看到的名字“張夢”、“閆鵬”,赫然在列,而且出生日期信息也完全吻合。
  作為中學同學,毛小寧與張夢感情很深,儘管張夢曾多年在國外學習、生活,中間見面並不多。這一消息在微信傳出,她的圈內朋友無不扼腕。“去年他們剛結婚,那婚禮場景就像在眼前一樣,抹都抹不去……”網友“戚小貓兒”說,她實在不敢往下想,張夢在事發後已經超過24小時的失聯時間內,究竟是何處境。
  儘管對張夢瞭解並不太多,但“戚小貓兒”知道,張夢與閆鵬夫妻倆都只有29歲,“人生的精彩才剛剛開始”。“除了祈福還是祈福,但願菩薩會保佑他們。”她說。
  兩對新人,還是親戚
  昨日上午,在張夢家所在的鄭州市東風路街道辦白廟社區大鋪村,居委會一名張姓工作人員說,張夢的公公、婆婆和其他眾多直系親屬,已於3月8日航班失聯當天下午獲知了消息,並連夜啟程奔赴北京。“他們難受得很,聽說是哭著去的。”他說。
  鄭州市公安局東風路分局有關負責人證實說,此次馬來西亞失聯航班成員內,確有他們轄區大鋪村的張夢、閆鵬夫婦。“除了閆鵬夫婦,還有閆鵬的另外兩名親戚,也是一對年輕夫婦,也是河南人。”這名負責人說。
  如何出境,兩個說法
  “是,我們已經到了北京。”昨日下午3時15分,大河報記者撥通閆鵬的父親閆先生電話時,他的聲音明顯低沉。他說,此次馬航班機事故,他們確實有4名親屬在失聯乘員名單中,自航班事發,一直杳無音信。
  “兒子、兒媳婦是去年剛結婚。”閆先生情緒低落,“航空公司一直也沒有新消息,我們也在等待。”
  據他講,他們3月8日趕到北京後,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給失聯乘客家屬的安置地——北京麗都酒店已經沒有空餘床位,他們住在了附近的京林大酒店,而這裡,乘客家屬同樣不少。
  “他們是通過旅行社出境旅游的。”閆先生說,但具體是哪家旅行社,他並不清楚。
  此前的3月8日晚10時,河南省旅游局局長寇武江接受大河報記者採訪時說,事發當天上午,他已安排該局市場監管處等部門落實情況,最終確認所有失聯馬航客機乘客,均非通過省內旅行社出境。
  “截至目前,我們還沒有得到有河南旅客的報告。”他說。
  當得知可能有河南乘客後,他說,不排除是通過省外旅行社出境的可能。
  停滯的“我在懷念”
  從昨日上午開始,撥打張夢的手機號,一直提示“你所撥打的電話,暫無法接通,請稍後再撥”。給她發去的多個微信朋友驗證,一直也無回覆。
  在“戚小貓兒”等人眼中,穿著經常是小清新、卡哇伊風格的張夢,酷愛旅游和攝影,曾經去過很多國家,一直是她們朋友圈的話題人物。透過張夢曬出的諸多照片,她們的審美都達到了“國際範兒”。
  “沒有消息,也許就是好消息,希望奇跡發生,讓他們有驚無險。”她說。
  張夢的公公閆先生,昨日下午6時30分在電話里的語氣,仍是難以捉摸的憂傷。說完“心裡難受,還沒有結果”之後,沒有更多講話,他就匆匆掛斷了電話。
  而張夢的微信頭像,至今仍是一頭烏黑披肩長髮。涂著淺黃色指甲油的她,嘟著嘴,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,純真的笑容中,似乎幸福從未遠離。
  她的最新簽名,只有四個字“我在懷念”,也許正在訴說,她對以往美好生活的眷戀。
 
創作者介紹

anna

ul74ular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